punk

今晚大家都在搞刘sir!我跃跃欲试!!

吴复生爱阿问的心软懦弱,但是干净的阿问和他不会是一路人;要是阿问手上沾了血,他就又不是那个大佬爱的软弱阿问(啊好难啊(建议你俩打一炮吧

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吴复生一定要逼李问杀人,李问心软懦弱,相信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那一套,他手上要是不沾血,和吴复生就永远不是一路人,这大概就是原因吧,阿问要是手上没有人命,吴复生就永远留不住他

开花-2(藤蔓-阿问遇到吴志辉续写)完结

lof一直屏蔽,走石墨吧


https://shimo.im/docs/ZleT6S6WNiw9QwQK/ 《开花-2(藤蔓-阿问遇到吴志辉续写)完结》,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紫杀 谢谢紫杀太太原文藤蔓

见评论

塔可夫斯基认为,最神秘的是人类的心灵,无论宇宙多么旷远无垠,一个人最终需要寻觅、也永远无法得到的,是

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们经常觉得自身的经历会推动创作,但有时候,创作会很玄妙地反过来影响我们自身。过去这几天我一直在改写老邓的那篇文。里面有一段说,他年少时自诩为天才,幻想着为芸芸众生指引方向,从未想过那些庸常之辈也有着生动的悲喜。因此当他因为受愚弄而体会到自身的平凡时,坠入人世的真实感使他为自己的傲慢羞愧。

我经常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但我对自己的评价不那么高,也不那么低。总之,这只是小说家的笔法,我没有真正体会过我所描述的那种感觉。

周一的时候我跑去看老塔的潜行者。这个片子我看过好多次了,单纯是为了能在大屏幕上看到更好的效果才去的。果然剧场的效果惊人,胶片质感美丽非凡,我觉得所有活着的人都应该去体会一下我男神惊世骇俗,穿越时光,直击心灵的美学品味。这是个科幻故事,讲有一个神秘的“区”,据说这个区深处的房间可以实现人全部的愿望。但是区里面的环境变幻莫测,只有专业的“潜行者”可以带领人们找到路线。今天潜行者又带了两个人,他们一个是失去灵感的作家,一个是探索科学的教授。潜行者的妻子用他们生病的女儿来挽留他,可他不听,他带领作家和教授,一起穿越重重阻碍走进了“区”。

 

我男神的问题是他一颗朴素文艺的心非要拍科幻片,但是即使在最光怪陆离的宇宙边缘,他拍出的气氛也是一捧摇曳的篝火烧在阴雨绵绵的俄罗斯乡村。其实这还挺有意思的。有耐心的朋友可以看看他的《索拉里斯》,这个片半点不像科幻片。某种程度上,他的观念和库布里克的《2001》遥遥相对,是人类对太空探索观点的两个极端:库布里克觉得宇宙中充满了无穷无尽、取之不竭的未知,渴望向更深处探索。而塔可夫斯基认为,最神秘的是人类的心灵,无论宇宙多么旷远无垠,一个人最终需要寻觅、也永远无法得到的,是自己遥远童年记忆中的精神家园。

我跑题到哪儿了。他们走进了“区”。我男神花了两小时,把这个探索神秘领域的故事拍成路边野餐。(其实原作就叫路边野餐,也不怪他。)很少有人告诉我他们没看睡着。主人公们走过铁轨,蹚过小溪,穿过幽深的岩洞,到了区的边缘。一路上的对话充满了作家和教授的哲学思辨,他们对区这个神秘力量的看法,他们对自己人生价值的体会,如此等等。而潜行者只是做着灰暗的梦,梦里有他女儿治病的针管。最终他们到了圣地门口。潜行者说现在你们可以进房间许愿了。不料两个追随者的行为出乎意料。教授拿出一捧炸药,打算炸掉区这个非科学的力量。而作家表示他其实根本不相信这个东西真实存在。不然潜行者为什么不自己许愿呢。

潜行者和他们打了起来,告诉他们潜行者不能许愿是这个职业的条件,告诉他们帮助绝望者进入区是他生活中仅有的快乐。两个知识分子被打动了。他们在骤雨中沉默着,结伴回了家。潜行者的妻子和女儿在酒吧找到了他们,潜行者回了家。他躺在床上哭得不能自拔,因为他们不相信他,因为他的努力受到了轻视。妻子安慰他: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我也有愿望需要实现呀。他说:不,万一你的愿望不能实现呢。

他睡着了,妻子叹着气去吸烟。她告诉沉默的残疾的小女儿:我知道这很辛苦,但我从不后悔爱他。她走开了,小女儿坐在桌边,看着桌上的玻璃杯子。在她沉默的注视下,杯子凭空移动起来,掉在地上。

我写得太长了,失去了分析的耐心。总之,第一次,我在这个故事里没有专注于作家和教授的交谈,而是和潜行者感同身受。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他所感受到的彻骨的悲凉:在这个痛苦的、充满负担的世界上,我所唯一信仰的东西可能是一场人尽皆知的虚妄。知识分子们使用科学,使用哲学,使用金钱和教育,居高临下地嘲笑我的努力,而我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恐惧着他们是正确的。可是除此之外我能怎么做,如果不相信这个奇迹,我还能相信什么?如果这个遥远的梦境碎裂了,我将依靠什么度过我那些无穷无尽的、令人战栗的痛苦时光?

老塔的作品经常讨论宗教,这个也不例外。我们能感受到在整个故事里他反复论辩的观点,在对信仰宿命式的悲观态度之下,他持有一种奇特的、哀伤的温柔。这就是为什么潜行者的小女儿最后移动了杯子,而我之前从没看出来:是的,奇迹是不会在你面前出现的。此生此世,信仰都只是你痛苦绝境中永远无法实现的虚妄,即使你付出再多努力,也只会给你带来无止境的自我怀疑和折磨。但是,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甚至是最贴近你,最不起眼的角落,奇妙的力量存在着,它存在着。

我写了这么长。是想说,我从没体会到在这个角色身上寄予的宏大的思辨,因为我从没有自我代入过这个角色。没有从他的角度体会到那贯彻全片的、高级知识分子们那些关于性灵的对话对这个沉默领路人的刺伤。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很自然地倾向于教授,倾向于认为奇迹是不存在的。我从没有意识到真相或许是一种伤害,而信仰本身是一种绝境中的疼痛。

我自以为我没有自认高出某个群体,其实我是的。而直到我试图描写一个自视甚高的角色体会到这一点之后,我才体会到这一点。

老塔最有名的观点之一是,体验是无法分享的。我每次想到这句话,都有不同的体会。这一次尤其深。在我没有试图抓住过某种情感之前,我将对多少人的爱憎视若无睹呢?关注自己的内心走在世界上,我们是否是一个个睁眼的目盲呢?穷尽我的想象和经历,在我短暂的一生里,我能理解多少人呢?

看完这个片子我失魂落魄,走在路上几乎失声痛哭。午饭时间到了,我买了一个汉堡放在林荫道旁的长桌上,坐在旁边发呆,等我从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我发现盒子里只剩下一垒薯片和酸黄瓜,汉堡不见了。我盯着那几片酸黄瓜看了半天,思考是不是宇宙中的神秘力量想教育我什么叫真正的“熟视无睹”。讲道理,这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至今想不明白,是某个同学饿成这样,还是松鼠偷去了。

 


妈的简刘也太好磕了吧,年轻时候有一腿的老情人到寒战事件对簿公堂,当年分开的原因可能是那场车祸,各自有自己新生活,没有人知道那段过去。直到寒战事件又旧情复燃
(简状一边搞一边问陆明华也把你操到哭吗
(刘sir:你体力比不上李家俊啊
((死了

开花(紫杀太太藤蔓-阿问遇到吴志辉续写)

summary:李问在别处失去的,终于在吴志辉那里找了回来

/因为紫杀太太藤蔓里的阿问实在让我心碎,阿问一生都在走背运,穷困潦倒、天赋点错、女朋友有自己可望不可及的才华爱情名声、对吴复生没有说出口的爱意被硬生生浇熄。阿问没有亏欠吴复生,就算有,那五枪的债阿问用一只手还了。阿问值得得到一点甜,吴志辉设定是美籍华人街小警察,在新年夜捡到阿问,带他回家,给他煮一碗面/

吴志辉/李问

(1)

  李问在弄来安眠药后,想起来要买一瓶酒。吴复生给他的钱已经扔了,他在便利店里站着,往兜里摸的时候才想起来身上没钱了,他买的是廉价的伏特加,6.99美元。他有些窘迫的站在那里,想这几乎像是他潦倒人生的一个隐喻,店员为了避免他尴尬好心地把脸稍微别开,他把酒放下。这时候便利店门被推开,外面的寒风夹着一个人走进来,“阿华,两个速食面,这天可真冷啊,新年夜你也早点下班”,他似乎一眼就看出了目前这个僵持的现状,掏钱的时候带着温和的笑意,“这瓶酒也一起买啦,先生,祝你新年快乐啦”,李问转头看到他的脸,心里惊涛骇浪,他确信自己在做一个梦了,这个吴复生不像那个吴复生,他穿着警察制服,眼角笑纹温和,身上有温暖的烟火味道,李问几乎就要流下泪来。“阿sir也还没下班啊,面要泡吗?”店员跟他似乎很熟,热络地开始打包。“两个都泡了吧,我今晚值夜班,我们一块吃。”说完他伸手拍了拍看着快要哭出来的李问。店员看起来神情自若,好像吴志辉常常为路边流浪汉买一杯热茶的样子。李问确信自己在梦中了,吴复生从来矜贵,不会允许自己在便利店门口吃一碗泡面。吴志辉把面端好,对愣生生看着他的李问说:“过来呀,傻的吗你。”还为他特意拿了一把喝汤的勺。“那就这样吧,哪怕是梦也很好”李问笃定自己在做一场梦。李问坐过去挨着吴志辉,慢吞吞的用叉子吃面,左手他使不习惯,总夹不稳。吃完一口就要转头看看吴志辉,生怕他一转眼,他就又消失了。吴志辉转脸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脏兮兮的男人像迷路的动物一样用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他,被眼镜遮住的眼睛好漂亮,看向他的眼神像在看他的救世主。吴志辉以为是离家在异国艰苦打拼的老套故事,于是楼楼他的肩,“没事的啦,明年会好起来的,天道酬勤的嘛”,李问低头吃面,眼泪掉在面汤里面,他确信这不是吴复生了,“多谢”李问声音沙哑地说,吴志辉还剩一口面,端起面盒喝汤“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李问,画画的。”吴志辉斜瞥了一眼他右手空荡荡的袖管,一个失去了手的画家,吴志辉心想,“我走啦,今晚有雪,你早点归家啊。”李问看着他戴上手套离开,心想我哪里还有家呢,很早很早以前就没有了,这个时刻他觉得自己像漂浮在人世间的孤魂,诺大一个人间,没有谁在等着他,他爱的人把他的心剖开,然后血淋淋的扔在一旁。李问摸了摸兜里的药,这也许就是结束了吧,不管如何,终归是要结束了。

吴志辉在香港长到少年,跟着父母辗转来到美国,年少时也受过困顿,父母在唐人街开港式餐厅,辛辛苦苦挣钱供他上警察学校,想他“有个正当职业,在美国站稳脚跟”。他是老派温和的好人,会记得上班给同事带水果,下班最后一个检查关灯,新年夜加班也毫无怨言。年轻时也爱过人,结过一次婚,对方也是华人,在社区小学当老师,平淡如水的婚姻以双方和和气气分手结束。吴志辉乐得自在,他负责的街区在唐人街,父母去世后餐厅转给别人,他好几个长辈叔伯也相继离世,人世间的牵绊对他来说好像是熟络又陌生的便利店店员,每天打交道的同事街坊和再婚的前妻。吴志辉在唐人街巡逻,一边走一边想要不要给阿may寄个新年贺卡,又想想算了,人家新婚,他以什么身份寄好像都不合适,希望阿may这次能够幸福,吴志辉真心地想。唐人街打烊的餐厅后巷有个蜷缩的身影,一到冬天这一块流浪汉总是很多,吴志辉想管也有心无力,在他打算转身走开的时候手电筒照到对方一截空荡荡的袖管,吴志辉想到刚才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唉,都是可怜人。”一开始吴志辉以为这个叫李问的男人只是喝醉了,走近才看到对方手边的药瓶。“操”吴志辉二话没说背起李问就往唐人街最近的诊所跑。

李问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间普通的卧室,被子不是美国佬爱用的那种软绵绵的席梦思,而是小时候记忆里的棉花被,厚重温暖,卧室不算整洁,但是很有生活气息,天花板墙纸有一点翻开,泛出一点黄,李问盯着那点泛开的黄想他究竟在哪里。“你醒了?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后生仔来的,年纪轻轻,不要想不开。我煮了粥,你先喝一点,你刚洗了胃不能吃别的。”李问转过头看到那张跟吴复生酷似的脸逼近,以为吴复生找到他,“你究竟要怎样才可以放过我,你答应我走的。”李问还在混沌的边缘。吴志辉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个自己半路救回来的男人在说什么,上前去一只手拍他肩一只手端着粥,“别哭了,吃点粥先,你两天没吃东西了。”李问看着他不说话,眼眶发红。吴志辉放下粥,掏出钱包,拿出身份证,“我叫吴志辉,是个警察,新年夜那天在唐人街把你捡回来的,还请你吃了一碗面,记得吗?”李问脑子开始缓慢的运转,一方面他认为这是吴复生的骗局,吴复生最爱做戏,但是他不明白他现在还有什么是值得吴复生做戏骗他的,他的身家性命,他的一颗真心,他的爱欲情思都已经给尽,他吴复生不要,弃之如敝履。另一方面他在想面前这个眼角弯弯的小警察好像真的跟吴复生截然不同,“为什么救我?”李问看着他的圆领棉质T恤想,他不可能是吴复生,吴复生宁愿死都不会穿这个衣服的。“算我多管闲事行不行,粥要凉了,你先喝。”吴志辉拿出小桌子放在床上,“给你炖了汤,也喝一点。”李问拿起勺子开始一口一口的喝粥,是很地道的港味,粥里吃得出小虾米,勾起李问那一点为数不多的关于家的记忆。“人生总是有苦的嘛,他们美国常常讲上帝关上一扇门,会给你打开一道窗来的嘛,你做工来的?有唔朋友?家人?”李问眼泪掉在粥里,阮文死的时候他没有哭,在监狱里的时候他没有哭,吴复生把他掰开揉碎,他觉得自己心和身体碎了的时候也没有哭,但是现在,面前这个眉眼温柔的小警察给他煮一碗粥,他就开始软弱得像个小孩,李问只是摇头。吴志辉好像并不意外,“那住哪里?”李问又摇头,吴志辉知道他刚来美国没几天,在帮李问洗胃的时候他想联系他的家人,在李问身上只找到一张邹巴巴的名片和一张机票,连护照都无,他想过打那个名片里叫画家的电话联系,但是一看那个名片纸张矜贵,连字体都烫金,看起来不像是李问这么落魄的人的家人或朋友,于是作罢。唉,吴志辉心想,好人做到底吧。“你可以在我这里先住着,等你身体好起来再找工做。”李问闷声说:“多谢”,吴志辉收起碗,给李问重新盛一碗汤。

吴志辉独居,房子不大,但是一应俱全,吴志辉下班后会顺便买菜回来,白天上班的时候把汤炖在火上,叮嘱李问加水关火。李问坐着床上看闲书,起床关火,有时候加水,等时间流逝和吴志辉下班。吴志辉有时候买菜会带一些甜食回来给李问,李问开始慢慢的恢复知觉,缓慢感受到生命力在自己身上流淌,他有时候会有点不好意思,觉得吴志辉赚钱不容易,还要养他这么一个闲人。但吴志辉好像乐得有人跟他一起分享生活,李问安静妥帖,笑起来嘴边有浅浅的小酒窝,吃完饭后他们会一起洗碗,吴志辉用洗涤剂擦洗,李问只有一只手就负责冲干净泡沫,冲干净后吴志辉一起放进厨柜。这时候吴志辉会打开广播,听一下新闻和天气预报,李问打开一本闲书,他想,哪怕在富贵如吴复生身边的时候,他都没有时间闲下来好好看一本书。吴志辉从来没问过李问他那只右手怎么回事,他想,只要阿问不想说,他就不问。那天李问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主持人笑得夸张,吴志辉一边剥橘子一边说:“一会儿我帮你刮胡子吧。”李问一愣,他左手不方便刮胡子就一直没管,李问感激他的体贴。

(啊我不行了想写个肉渣又觉得感情铺垫不够啊啊啊啊死了紫杀太太不要怪我


不,毒液我不吃,真的不吃,不不不,逆cp也不吃,真的不吃,告辞

刷了几遍无双发现全篇阿问最开心的时候是少爷刚认识他开车带他去海边的时候,那时候他不知道他即将走向什么命运,吴复生的赏识像某种救赎,把他从困顿中拯救出来,他在车上拿到一百美金之前,是在笑的,像对情人那种亲昵

凭一身莽撞爱你